成都院邓卫东:无问西东 芳华自灿烂
成都院邓卫东:无问西东 芳华自灿烂
来源:成都院 作者:冉从彦 时间:2018-07-30 字体:[ ]

他叫邓卫东,标配有一个出生于红色年代的名字,熟悉他的人习惯叫他“东东”。中等身材的他敦实而敏捷,走路风风火火,比板寸略长的头发时刻精神抖擞地竖立着,处里的领导们常开玩笑说,你看,东东忙得头发都竖起来了!

投身国际

东东一毕业就分配到锦屏,锦屏是地质工作者的大熔炉,在锦屏的岁月里,他住过彝民的牛圈,也睡过探硐,曾因想家傍晚时分一个人躲在猫猫滩的平硐里大声哭泣,但锦屏的山水练就了他坚毅的品格和扎实的专业功底。后来,东东又干过岷江、宝兴河的项目,负责过雅砻江上游梯级电站的勘察。

 2017年底,成都院成立国际工程处时,出于业务的发展需要,在地质处征集愿意从事国际项目地质工作的人员,国际项目任务重、要求高、时常加班且风险大,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儿,没有几个人愿意报名。但东东却自告奋勇地报了名,他的想法很简单,国内水电项目少了,公司确立了国际优先战略,国际项目总得有人去干啊,他看好国际项目。

四海为家 

东东先后赴埃塞俄比亚、利比里亚、印尼、老挝等多个国家开展过野外工作。2016年,西非的埃博拉病毒仍然肆虐,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每天都有感染病例死亡的消息传来,正在利比里亚StJohn Fall电站开展可研勘察的东东却无暇顾及这些,每天都汗流浃背地在非洲丛林穿梭,心里只想着还有几个钻孔岩芯没有好好鉴定。

2017年,公司组织开展印度尼西亚多个项目现场查勘,赤道附近高温难耐,整天在高湿闷热的雨林徒步,几天下来,一行的小伙子中暑了,也许是早年锦屏高陡的山峰练就了东东坚强的体魄,他一个“老同志”却依旧精神抖擞,带头坚持完成了剩余项目的查勘,不过查勘回来后,他脸上和双手的晒伤却让他几天没敢用毛巾洗脸。

苦练本领

国际项目对设计人员素质要求较高,尤其是语言关,这点,东东一点都不含糊。这些年来,他一直都没有放弃对英语的学习。我们的专业技术人员出国开展工作,一般是不培训翻译人员的,要求自己想办法跟外方人员交流。东东的英文阅读和翻译能力不错,能熟练地完成英文报告的阅读和翻译,这在上了岁数的老同志中是不多见的。

在莫桑比克从事尚巴水电站勘察期间,他硬是操着不太流利的英文,跟莫方操葡语的项目管理人员现场一起跑了十几天,勘察工作进展十分顺利,期间还在莫桑比克发行量第一的国家《Noticias》新闻报上露了一回脸。东东十分注重新技术新方法在国际项目上的使用,作为一个室主任的角色,他的行动不停留在嘴上,靠着不懈努力,熟练掌握了Gocad三维地质建模软件,在利比里亚的项目中,他利用三维软件建立起工程区的三维地质模型,使复杂的地形地质条件三维可视化,大大提高了地质出图效率,在项目对外效果展示中起到了积极作用。

奋战南碧

2018年初,因机构和人员调整,老挝NamBi梯级电站地质专业负责人出现了空缺。NamBi梯级电站是公司自主经营的海外首个EPC项目。然而该项目地质条件复杂,工区没有道路,工作条件十分恶劣,迄今多个布置场地人员都没有办法进入,查清楚NamBi梯级电站的地质条件对减少施工期地质条件变化,控制项目投资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这是一个烫手的活儿。

谁来承担地质专业负责人呢?处里的领导绞尽脑汁,年轻同志经验欠缺,岁数大一点的又怕精力有限,正当左右为难的时候,东东又站了出来,他愿意来承担专业负责人的角色。他说,作为一名老党员、老同志,革命工作那里哪里搬就是了。

直到现在,东东都还带着一帮年轻的同志,在NamBi没有信号的雨林里穿梭呢,睡帐篷、吃土豆、遭雨淋,蚂蟥咬,这些,在东东的眼里,只不过是闲暇聊天时的一些微不足道的经历而已。

无问西东,芳华自然灿烂。这就是东东作为一个普通党员对待工作的初衷吧!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